卖奶茶、偷东西, 日本黑帮已经到了地主家都没有余粮的地步了

这也让黑帮在日本快发发展。

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日本的黑帮出现明显的越界。

围绕着地盘争抢和势力扩张,全国的都道府县都有过黑道明目张胆的火拼,枪战射杀,更有甚者直接向对方的事务所投掷手榴弹,每年都有因黑帮抗争而伤亡的市民。

卖奶茶、偷东西, 日本黑帮已经到了地主家都没有余粮的地步了

《极恶非道》剧照这段时间是山口组最嚣张的时间(可以参考电影《极恶非道》)。

花无百日红,何况山口组严重危害了社会治安和稳定,政府指定不能再容忍下去。

1992 年,日本参众两院全票通过了《暴力团对策法》,该法对暴力团给出了法律定义,同时还将现有的黑帮做了新的界定,这就是包括山口组在内的全国 22个指定暴力团的来源,他们清一色都是在日本势大根深的黑帮组织,而受用这部法律的黑帮,也只有这 22 个。

依照这部法律,警方将黑帮的行动都置于自己的监视之下。

法律就像一条绳索逐渐套在了黑帮脖子上越缩越紧。

泽艺黑帮卖人黑帮卖奶茶上热搜 图-1

2000 年日本推行更加严厉的法律——《暴力团排除条例》,它真正意义上将日本黑帮推到了悬崖边。

《暴力团排除条例》是地方法律,日本各地均颁布了类似的条例。

在这些条例中,指定暴力团的成员不允许开设银行账户;地产开发商或是房屋中介都可以拒绝和解除和指定暴力团成员的住房合同;与指定暴力团成员有过多接触,比如多次吃饭、聚会、旅行和打高尔夫等日常休闲生活的人都会被警方列入与黑帮接触过密的黑名单……条例里不允许市民对指定暴力团及其成员提供利益,却又未注明这个所谓的“利益”有多大的范围,所以即便是宅急送,也从不敢送到事务所门前。

甚至日本浴室禁止纹身入场。

宪法承认了他们的合法地位,也只有宪法而已。

如今的日本法律几乎将黑帮的人权都剥夺殆尽,黑帮在社会上寸步难行。

社会施加于他们的冷暴力让身处其中的黑帮成员生活日益艰难。

泽艺黑帮卖人黑帮卖奶茶上热搜 图-2

日本警方搜查山口组总部三、老年活动中心2015年,14个团体宣布退出山口组,成立了新的“神户山口组”。

在内部分裂与社会排斥的双重挤压下,山口组的灰色收入受到极大打击。

除了缺钱,山口组更大的危机是后继无人。

随着日本经济不断发展,近年来加入山口组的成员大幅度减少,年轻人不愿冒着生命危险与法律打擦边球,不愿忍受几十小时的刺青之苦,不愿为了错误付出断指的代价,更不愿因为黑帮身份丧失人权。

由于不能拥有信用卡与储蓄卡,在网络支付发达的今天,山口组成员只能使用现金。

然而,当子女拿着大捆现金前去交学费时,暴露的家庭背景将使他们在白眼中成长。

曾经志在四方的铁血男儿,如今也得带着妻儿一起对抗社会冷暴力。

泽艺黑帮卖人黑帮卖奶茶上热搜 图-3

日本黑帮一位山口组的直参组长,花了200万日元做了牙齿,因为出了问题去牙医那里说了句“感到有些不舒服”,医院就以恐吓报了警。

黑帮成员丧失了尊严和金钱,还丧失了回头是岸的机会。

谁还愿意再拿自己的生命去试错呢?曾经的呼风唤雨早已不再,山口组只剩下老兵在坚守,他们的元首六代目司忍早已年过七旬了。

山口组都快成了大型老年活动中心。

泽艺黑帮卖人黑帮卖奶茶上热搜 图-4

早期照片司忍还记得文中刚刚提到的从山口组分裂的神户山口组吗?日本名古屋发生了一起盗窃事件,三名神户山口组成员因潜入超市偷盗了大米、鳗鱼、西瓜等商品被警察逮捕。

被捕成员坦言目前帮派很穷,缺乏资金,断粮许久了。

说起黑帮就不得不提上世纪90年代的《古惑仔》电影,青少年们第一次懂得了什么是兄弟情,也找到了释放压力的宣泄口,把叛逆当成潇洒。

年轻人疯狂模仿电影中的人物装扮和行为,现在想想真的是蠢得可爱。

泽艺黑帮卖人黑帮卖奶茶上热搜 图-5

我们逝去的青春香港的黑帮拿着大刀片子满大街砍人,日本的黑帮在干什么?日本黑帮最知名的代表——山口组最近因为卖奶茶上了热搜。

报道称,在东京JR山手线的某站附近,开着一家由黑帮成员经营的珍珠奶茶店。

经营这家奶茶店的这名黑帮成员表示,这家店是他的职业生涯中全新的一步,不需要什么特殊技术、也不需要太多开业成本,“没什么买卖比这个更好了”。

泽艺黑帮卖人黑帮卖奶茶上热搜 图-6

日本黑帮不应该是天天过着打打杀杀、刀头上舔血的日子吗?怎么还卖起了奶茶?不过想想满身文身的大叔递过一杯奶茶然后微微低头说一句“妈塌 多五所哦 阔西塔 sei (欢迎下次光临)”我会不会奶茶都拿不稳。

来源:http://www.acm-no1.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